用户名     密码           
  
有关理解诗词议题的讨论 [诗话]
江建平2018/5/12 9:11:57 250次阅读 3次评论
创作背景
关 键 字

近日,就对诗词的理解话题,秋潭 . 新文和我进行了一番讨论.谈及的内容也许对读者有所裨益,特摘录如下:

秋潭
书窗帘上有柳花
难舍缠绵忆,相思在远方。
年年归看我,轻叩小书窗。

袁枚《随园诗话》关于柳花的诗句
一十二:
杨花诗最佳者,前辈如查他山云:“春如短梦初离影,人在东风正倚阑。”
......
严海珊咏《桃花》云:“怪他去后花如许,记得来时路也无?”暗中用典,真乃绝世聪明。



psb (62).jpg


psb (63).jpg







新文
@秋潭 袁枚诗话末句用桃花源典吧?怎么突然扯到桃花去了呢?

秋潭
恐怕不是用桃花源典,象是用桃花扇典。悲美丽之逝去。借而写柳花飘逝之速。不知可对。

坦然
用的是桃花源典。渔人入桃花源有路,寻志再去时迷路了。柳花与桃花基本同在一时开放。柳花是随风飘去的,所以“记得来时路也无”。
袁枚此时扯到桃花是因为这首《桃花》诗中写到柳絮,且绝世聪明地暗中用了桃花源典故,既典雅又风趣,确实耐人寻味。袁枚此处扯得有道理。

新文
@坦然 同意。@秋潭 似当为桃花源。

秋潭
严诗这一联用二典,前句用唐人崔护典,后则用陶文中武陵人不复得路之典。两典皆有桃花。诗人巧妙用于此,喻桃花之美丽神奇。神来之笔也。

新文
@秋潭 这样全面了。可为什么扯到桃花又成问题了。我想,【关于柳花的诗句】是您所加,原文并无类似标题。如果这样,就清楚了。

坦然
@新文  袁枚此文首句明确说:杨花诗最佳者……统领全文相当于题目,

新文
@坦然 怪他去后花如许,记得来时路也无?
那至少这两句应该都写得都是桃花吧?

坦然
后一句肯定写的是柳花,前一句写了两种花。柳花去后桃花如许

新文
@坦然 我得复习下陶文,再做理论

秋潭
我翻了下资料,我的理解基本正确。两句两典。第一句崔护典,后一句有争议,多数说里是桃花源典,也有认为是桃花扇典。

坦然
前句理解为用崔护典也通,需要改他为她。柳絮随风飘散,来去匆匆且无踪更为贴近。
文章是谈柳花诗的,离开柳花理解背离作者原意的概率相对就大。更何况将他去理解为柳絮正可引出下句,一呼一应,与转合章法相符。

新文
@坦然 袁枚年代,哪有【她】这个字呀

坦然
资料是启发理解的参考,不可当作标准。诗一旦发表,理解就不限作者的本意了(例如上天对“垂玉带”的理解),
怎么理解得通达合理怎么好。正可谓“诗无达诂,作者未必如此,读者何不如此”是也。

康熙在位期1662-1722
袁枚生卒期1716-1798



psb (64).jpg


psb (65).jpg


psb (66).jpg








坦然
@新文  我不知这能否说明问题了

新文
@坦然 可以说明问题。我以为那字是五四以后才发明的呢
但古人诗中确实少见【她】字,这个我还存疑。

新文
“她”是现代汉语里常用的一个人称代词,专指第三者的女性,我国古代已有这个字,读作jiě。只是到了20世纪20年代女权运动的兴起,才出现了tā这个音。
当时这个”她“字属于生僻字,故刘半农以为自己创造了”她“字,其实不然!
近代以前,中国本无区分男、女和第三人称单数代词的传统。几千年来,似乎无人觉得有作此区分的必要。但随阒白话文运动的兴起,西方语言特别是英语的东渐,这一问题就逐渐出现和凸显出来。
在古文里,作宾语的第三人称用“之”字表示。后来白话文兴起,用“他”字做第三人称代词,可以代男性,也可以代女性及一切事物。
“五四运动”前后,有的文学作品也用“伊”字来指女性,如鲁迅早期作品中就是如此。1918年,我国新文化运动初期重要作家、著名诗人和语言学家刘半农在北大任教时,第一个提出用“她”字指代第三人称女性。一时轰动全国。这种现象一出现,就遭到封建保守势力的攻击和反对,但却很快得到人民群众的承认、称赞,并被广泛使用,各种字典也都收录了这个字(因为其本身属生僻字,所以小字典原没有收录。),此事在当时文化界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汉语中没有字与英语“She”相对译,因此最初翻译“She“时,常译成“他女”、“那女的”。由于“她”是常用词,往往造成成篇累牍的“他女”“那女的”,看上去和读起来都感觉十分别扭。后来人们又借用吴方言中的“伊”来专门代表女性第三人称单数,并在晚清和“五四”前后成为一种趋势。像鲁迅、周作人等现代作家的作品中,就惯用“伊”字来专指女性。
早在1917年,刘半农就提出了用“她”字以对应“She”的建议,不过,在1920年以前,他虽有此非正式的提议,却并没有发表文章明确阐述有关见解。倒是周作人于1918年8月5日出版的《新青年》上撰文,提及了刘半农的这个建议:“中国第三人称代名词没有性的分别,狠觉不便。半农创造‘她’ 字和 ‘他’ 字并用。”但周作人以“印刷所里没有,新铸许多也为难”等理由认为此事还需从长计议,而周本人也仍然乐于使用已经习用的“伊”字。

这样算辨析得比较清楚了

秋潭
我最近在做诗话红楼梦,发现红楼中只用他字。

新文
古代的【她】字不是现在这个含义,坦然和我提供的资料已经说明得很清楚了@秋潭 

坦然
@新文  其实这个字并不太重要,我说了,诗无达诂,理解成崔护典也可以。我强调要不唯上,不唯书,独立思考。以通达合理为准。两种解释哪种更符合就取哪种。

新文
@坦然 同意这个字不太重要,同意诗无达詁,但这两句如何理解才通达,我还在琢磨。目前倾向核心意思是分别用崔护与陶渊明典,而与柳絮无关。

坦然
@新文  若于柳絮无关就错了。因为离题的议论是无意义的,古代的名人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概率是不高的。
当两种理解都能自圆其说的时候就要以通达合理作标准论定了。

psb (61).jpg


新文
@坦然 对我而言,都还没有读到标准原文【上下文或全文】,都是闲聊天,不可能有结论
不着急下结论的

坦然
我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解时,对“冬天看见天空有一群大雁飞过”产生了质疑,回到家查资料和老师说的一样。但我不放弃自己的想法,私下和老师(大我25岁,年过八旬的老者)交流。老师不思考我说的有没有道理,而是将《唐诗鉴赏》中解析这首诗的作者学术地位抬出来,然后指责我:你不感觉自己太浅薄了吗?我无言而退。下周上课时,老师在课堂以一贯正确的态度默认作者解释错了。他说:解释诗词,不能胶柱鼓瑟,为什么一定要将落雁解释成大雁呢,也可以解释为书信啊!我坚持把自己的想法整理成文,并且也认可老师新的解释。
我接受一个观点是看它有没有理,而不是有没有据。因为据也有可能是错的。有没有理,我们已经有分辨能力了。还有几篇文章也是这样写出来的。

新文
期待你这篇文章@坦然 

坦然
@新文 这篇文章2009年就写好了。当时一发到QQ空间,便被曾在《中华诗词》干过编辑后来参加创刊《中国诗词》的网友转发到《紫藤树》文学网了。文章已经联接在上面,打不开吗?



新文
桃花(清·严遂成)
七言律诗 押虞韵
砑光慰帽绛罗襦,烂熳东风态绝殊。
息国不言偏结子,文君中酒乍当垆。
怪他去后花如许,记得来时路也无。
若到沩山应悟道,红霞红雨总迷涂。
注:志勤禅师在沩山因桃花悟道。袁简斋曰五六一联暗中用典真乃绝世聪明。
@坦然 @秋潭 今天得暇找出严遂成全诗如上。颔联二典均指桃花(桃花夫人,艳若桃花),颈联对句用桃花源典,标题是桃花。颈联出句当用崔护诗典,也指桃花,坦然认为是柳花或兼含柳花,私意难以认同。
至于袁枚为何在讲柳花的一段末尾插入桃花,各种可能性都有,这么写并无严重不妥,不足为奇。

秋潭
@新文 @坦然 诗无达诂不错,但我不喜欢从主观臆断去揣测古人。时代不同了,自然景物,人之习惯,都会发生改变。读诗,主要是追寻一种美,一种韵味,一种境界。桃花开的时候,柳花也在开,它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时空。同时,袁是在谈用典,赞扬严写诗暗中用典好,我想也是可以的,把时间耗费在这些问题的争论上,我觉得没有必要。
我记得,有十年了吧,我就和@坦然 讨论过这些问题,那时就和我说过王湾的诗及讨论,我的看法依然和那时一样。术有专攻,做学问也好,创作也好,要根据自已情况选定方向,否则,揽得太多,会分散精力,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功。

新文
@秋潭 对王湾诗的意见我已经讲完了,这首《桃花》诗今天找出了全诗,意见也讲完整了。没有更多的话要讲了

秋潭
王湾诗我比较倾向于@新文 的看法。

新文
@秋潭 @坦然 哪个结论更合理只是一个方面,各人尽可保留已见。不过,在听到坦然的质疑之前与之后,我对这首诗的体会程度,是有差别的。现在才在脑子形成比其他多数诗更深更丰富的印象。这是讨论的好处。因此。感谢坦然

新文
读诗,主要是追寻一种美,一种韵味,一种境界。桃花开的时候,柳花也在开,它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时空。@秋潭 @坦然 经过仔细体会,接受二老高见。

秋潭
因柳花事致新文、坦然及众诗友

绿柳红桃共一时,百年己去问何之?
莫从故纸寻章句,遍地春潮待好诗。

新文
这首就是好诗了

坦然
我的回复刚写好,结束语已经出来了。虽然有点不太合时宜,我还是想把问题说清楚。
回复新文
有趣。我来用个故事说明一下。
儒者转发短文:甲在送乙时说“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学究问:是唐诗吧?送乙怎么说君呢?
儒者说:是高适的诗。
老顽童:是唐诗,君在这里借指乙。
儒者:君是指董大
学究:我查到高适这首诗了,君是指董大。甲可能喝高了这么胡扯,

我们是在讨论袁枚将写桃花的诗句“怪他去后花如许,记得来时路也无。”引用来说柳花应该如何解读。现在竟变成质疑起袁枚来了。难道袁枚连《桃花》诗中的这两句本是写桃花的也不知道?他的高妙之处是将这两句引用来说柳花别有情趣。
怪他去后花如许,我认可了是崔护典。正因为当时不能用她,所以现在才多了解释的思路,才可以按照通达合理的标准,按袁枚引用的意图赋予新的解读。
秋潭这句话说得好:读诗,主要是追寻一种美,一种韵味,一种境界。
不去领会和欣赏引用后产生的美感、韵味和境界,竟然考证出现在这种结论。
唉!真的是让我瞠目结舌了。
我在《次北固山下》新解一文中已经认可将落雁解释为书信也通。同时说明我的解释是偏重于考证性,更接近真实性。除了江春入旧年的解释有的勉强,其它都顺理成章。
补充一点,这首诗写的是凌晨时间应该没疑问吧!岁末年初的大冷天,不在船舱的被窝里却要去“侍早天,观气象”也有点不符合情理。
当然,这种解释方法没有主观臆断那么豪爽,那么有兴味。



新文
@坦然 我一直认为写桃花,当然袁枚知道写桃花。因为前头都写柳花,忽而转到桃花,我随口问了一句。
桃花与柳花在同一时空,桃即柳柳即桃,这事不值一说,这是我现在的认识

坦然
@新文  记得同时开的还有樱花、牡丹、琼花和紫藤,也都可以混为一谈,这样认识有新意更富诗意,诗人的思维就是与众不同,说话不同凡响。学习了。


新文
一锅煮了,难得糊涂(微笑)

坦然

(憨笑)(握手)





附:


《次北固山下》新解

唐代诗人王湾的《次北固山下》另有一个版本《江南意》。

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江南意

南国多新意,东行伺早天。潮平两岸失,风正数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从来观气象,惟向此中偏。

从整体上看,《次北固山下》抒发的是南旅乡思,而《江南意》则表现的是南行兴致。尽管情调迥然不同,却都能切合题义,自成篇章。哪首好呢?分析比较一下便可知晓。

《江南意》中的“海日生残夜”已经隐含了“东行伺早天”,出现了意义重复。另外“潮平两岸失”的“失”字使用不当,何止是纪晓岚评的有斧凿痕迹,而是根本不能用。试想,因水涨而不见堤岸,那岂不成了水没堤坝的洪灾了吗。这显然不合诗意,所以人们多选用《次北固山下》。

《次北固山下》这首诗,最早见于唐人芮挺章编选的《国秀集》。诗中“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两句当时称最,张说手题于政事堂,每示能文,令为楷式。明代胡应麟说,“海日”一联“形容景物,妙绝千古”。还认为这二句是区别盛唐与初唐、中唐诗界限的标志。可见这首诗在当时及后世都受到了普遍重视。

也正因如此,我觉得有必要对刊行于世的解读提出质疑,并试作新解。

《唐诗鉴赏辞典》和“百度网”搜索出的解释大同小异,为了文字输入便捷,我把网上的译文复制过来,并将《唐诗鉴赏辞典》的不同解释放在一起以便比较。

题意:停泊在北固山下(次北固山下)。次的本义是旅途居止的处所。将“次北固山下”解释为“停泊在北固山下”是可以的。《唐诗鉴赏辞典》对此无解。

诗意:在青山中旅途,在绿水中行舟。(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唐诗鉴赏辞典》鉴赏者霍松林先生解释为“作者要去的路在北固山外”。两相比较,后者好些。

潮水涨满时,两岸之间水面显得更加宽阔。顺风行船一帆高挂。(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夜还未消去的时候,一轮红日从海上升起,当旧年尚未逝去,江上已呈露春意。(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霍松林先生解释为:作者“是于岁暮腊残,连夜行舟的。江上的春意闯入旧年,将赶走严冬。”

思念故乡的家书要传到哪里,请问归雁几时飞到洛阳边。(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霍松林先生解释为“一群北归的大雁,正掠过晴空,雁儿要经过洛阳的啊!还是托雁捎个信问候一下家里人吧。

正是诗中最受人称道的“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这一联,两家解释都值得商榷。

由“海日生残夜”认定作者是“连夜行舟的”未免有点武断。题义可有两种解释,一种是黎明时船刚到北固山下停泊,另一种是前一天晚上就停船歇宿了。依第一种解释“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在诗中就显得有点儿不自然了。解释为停泊一夜,黎明时行船较好些,也与“东行伺早天”句意相符。

由“江春入旧年”认定诗中的时间是“冬末春初”或“岁暮腊残”,单从字面望文生义地解释似乎在理,但从诗中所提到的物候用自然常识来分析,其错便昭然了。

“潮平两岸宽”另一首为“潮平两岸失”应是长江高水位季节的景象。立春当属长江的枯水季节,潮平时也不可能出现近乎“两岸失”的水位。

“归雁”指的是北飞的大雁。因为作者不可能见到南飞的雁想起送家书到位于镇江以北的洛阳。大雁每年春分后飞回北方繁殖,秋分后飞往南方越冬。韦应物的《南中咏雁》诗中便有“万里人南去,三春雁北飞。”的句子。

由此推断,诗中的时节不可能是“冬末春初”或“岁暮腊残”的立春,而应该是三春之后的立夏。

大雁从南方北上,经过一段时间的飞翔,于春末夏初时分经过镇江。这时候长江流域也进入了雨季(也可能正巧遇上桃花汛),江水上涨,江面宽阔。这样解释便与自然物候相符了。

那么又该如何解释“江春入旧年”呢。应该依照整首诗的意境,对“年”字不必拘泥于时间单位或春节的诠注上。可以解释为:(夏季来临)江上的春天已经成了过去的岁月或过去的时光。

整首诗的意境为:初夏季节,作者乘坐的船停泊在镇江的北固山下过夜。黎明时分,船儿趁着顺风早早架起蓬帆,向山外的客路行进。作者近观滚滚波涛,远望因涨潮而变宽了的江面,想到海上升起的红日即将在江面上出现,感到十分欣喜。这时一阵北归的大雁飞来,不仅让作者意识到春天即将过去,而且引起思乡之情,突发请大雁捎信到洛阳家中的奇想。

以上是参互两首诗具有考证性的较为接近作者创作本义的解释。古人云 “诗无达诂”。《次北固山下》这首诗,还可以有一种解释。就是诗中的时间仍然是岁末年初。本义说的立论是基于潮水平堤和归雁北飞这两点。而《次北固山下》诗中只是“潮平两岸阔”,冬季潮平时水位上升,虽然没有近乎“两岸失”那样大的水,但江面自然也是要变阔的。“归雁洛阳边”的“归雁”可以虚化为鸿雁传书的典故。这样便也能自圆其说了。正可谓“作者未必如此,读者何必不如此。”

本人不揣浅陋,于此献丑,还请方家哂后赐教。

2009.9.13



注释:
左同明(高屋基人)
2018/5/13 8:40:12

拜读,学习,问好!

不良信息举报
新用户
2018/5/12 22:32:55
拜读佳作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不良信息举报
王万春
2018/5/12 12:20:23

欣赏学习

不良信息举报
□阅读该作品的其他会员
黄立勤
老杨
左同明(高屋基人)
王万春
盱眙李厚仁
□阅读该作品还阅读了
□体裁相同的作品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