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诗咏心怀家国情 [其它]
张桂兴2018/11/3 13:56:53 31次阅读
创作背景 诗咏心怀家国情
关 键 字 诗咏心怀家国情

诗咏心怀家国情

张桂兴

在北京诗词学会成立30周年之际,学会再次推出一套诗词创作丛书,其中有《李增山文存》,包括《茶轩诗稿》和《茶轩说诗》共两集。增山同志让我为之作序,实感难于落笔,却又不能推辞。难落笔是因为他的诗词和文章都有较深的造诣,平时常向其请教,可以说是我的老师,怎可妄加评论。不能推辞是因为我俩都当过兵,又都爱好诗词,现在正为促进诗词事业的发展,在同一战壕里摸爬滚打,不仅是诗友,更成为挚友,理不当辞。既为挚友,说深说浅,庶不计较。

赏其诗文,可概括为“三叹”:一叹诗发于心;二叹文出于思;三叹成归于痴。

诗发于心。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诗要感动人,就要从心底动情、发声,首先要感动自己,而后才能感动读者。增山同志在前言中写道:“没有感觉,不能把自己的情感写进去的诗,我不写,也不会写。”“或许感动不了他人,但确曾感动过我自己”。确实如此。他的诗都是自己的声音,是从他的心底流出的。请读他的一首五律《回乡探老母》:

少年戍边去,到老始回乡。望眼嫌家远,归心觉路长。

孤村刚入目,热泪已沾裳。不等柴门进,隔墙先喊娘。

这首诗无经无典,明白如话,却感人至深。为何?就是因为他写出一个戍边军人的真实感情。回乡路上,总觉路途遥远,时间漫长。当望到小山村时,已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而热泪盈眶。到了自己家门口,不等门开,即隔墙高声喊娘。那种思乡、思亲的急切心情,从心底奔涌而出,跃然纸上。我们仿佛看到他那奔向家门的身影,听到他那发自心肺的喊声。对此,我也深有体会。1961年,正当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时,我穿上了军装。五年后回乡探亲,刚走到家门口,就像增山诗中写的那样,大声喊道:“娘,我回来了!”多少牵挂,多少思念,都融入到那一声呼喊之中。增山的这首诗,不仅写出了他个人的真实感情,而且触动了广大军人、游子的共同感情,故能荣获中华诗词学会颁发的第五届“华夏诗词奖”二等奖。让我们再读他的一首七绝《偕妻游张家界》:

张家界上李家游,万座青山两白头。我看夕阳红一点,宛如老伴少时羞。

这首诗借景抒情,情景交融。“万座青山两白头”,艺术的夸张更显生活的真实。当夕照洒在老伴脸上时,恰似初恋少女羞红的脸庞。在他心中,爱人永远是青春美丽的。恰当的比喻更觉韵味的美妙。本集中,有一组歌颂“美丽劳动者”的词,写了环卫工、护林工、建筑工、采煤工、筑路工等,用真情赞美了普通劳动者这一群体,从中可体会出诗人的大众情怀。增山,真乃性情中人也。

文出于思。近几届中华诗词全国理论研讨会都有增山同志的论文入选。这些论文不仅在《中华诗词》杂志上发表,其中有的还被编入《中国诗词年鉴》、《<中华诗词>二十年选萃》、《中华诗词学会三十年论文选》。许多刊物也经常发表他的诗话、漫谈等。这些文字都有他独到的见解。特别是《浅谈诗歌的气场》一文,提法新颖,引起大家一定的关注。一般而言,理论是实践的总结、概括、升华,反过来又指导实践,成为行动的先导。就当下诗词界来看,写诗的人很多,而既能写诗又能写理论文章的人相对较少。增山同志是北京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和会刊《北京诗苑》主编,不仅写诗词,也写理论文章。用他自己的话说:“具备一定的诗词鉴赏能力和诗词理论,不仅是提高诗词创作水平的需要,也是做一个合格编辑的需要。”他把学习研究诗词理论作为提高诗词创作水平和编辑工作水平之必需,体现了他的高度责任感和更高的追求。分析《说诗》文集的内容,大体可分为四类:一是结合诗词创作风格进行理论探讨和研究,如《时代需要燕赵诗风》、《浅尝京味竹枝词》等。燕赵诗风和京味竹枝词是北京诗词学会提倡的两种创作风格,如何弘扬需要理论的指导。增山同志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与大家共同讨论,促进了京派诗风的逐步形成。二是从诗词创作题材上进行引导,如《诗人的家国情怀》、《诗词要唱响时代主旋律》等。号召广大诗友既要注意诗词题材的广泛性,更要发挥正能量,做一个热爱祖国、热爱人民、有理想、有抱负、敢担当的诗人,以饱满深厚的家国情怀,理直气壮地讴歌伟大的时代、伟大的事业、伟大的人民。三是进行诗词创作经验、体会的总结升华,如《我写汉俳十法》、《重字妙用出好诗》,以及大量的诗话、漫谈等,点点滴滴无不透出增山同志孜孜以求的钻研精神。四是进行鉴赏与点评,给读者以启发。还为诗友习作进行评改,不论是长篇还是絮语,无不透出增山同志苦苦于思的求真精神和甘为人梯的奉献精神。大家知道,处在一样的环境,从事一样的工作,看到一样的事物,能够悟出自己观点和思想的人,一定是善于动脑、勤于思考的人。欲写好诗就得付出大量的心思,写好诗论就更需付出几倍的心思。正如他在诗中所言:“抉妙探幽人静时,寒窗只影有灯知。”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那辛勤的付出,这不得不让我们油然而生钦佩之情。

成归于痴。古人云:“有志者,事竟成。”小到学习、工作、个人事业,大到江山社稷、民族兴旺,皆在矢志不移。有理想、有目标、持之以恒,就能到达海洋的彼岸。陈景润凭着对(1+2)的一片痴情,破解了哥德巴赫猜想,登上数学研究的高峰。“两弹一星”元勋们凭着对国防科技的一片痴情,成就了我国的国防现代化,增强了军威、国威。凡事到了痴迷的程度,定可出彩。增山同志的成绩正在于他对诗词的一片痴情,这从其诗文中完全可以看出。他写过一首散曲《[正宫]叨叨令?痴心追梦》,曾念给我听:“天天做着诗人梦,苦思落下失眠症。翻身碰碎床头镜,口中还念叨叨令。妻疼我的身也么哥,劝吃维他命也么哥,反嗔归了吟哦兴。”他因病手术后还未完全清醒,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给你们念一首我在海南作的诗”,足见诗词在其生活乃至生命中的地位。他写自己:“文章难解偏还解,不是疯狂便是痴。”正是他对诗词达到了痴狂的程度,才获得了今天的丰硕成果。

序言至此,兴犹未尽,并缀以小诗:

戎装脱下作书生,一样心怀家国情。敢为诗吟身已许,笔耕夜夜到三更。


注释:
□阅读该作品的其他会员
□阅读该作品还阅读了
□体裁相同的作品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