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我读红楼】秦钟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 [文章]
刘海峰2019/2/22 1:43:18 141次阅读 3次评论
创作背景
关 键 字 红楼梦,秦钟


在《红楼梦》读者群中,秦钟这个角色一直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存在。他早早出场又匆匆病亡,事迹不过是被送入贾府家塾读书、和宝玉同性恋、和小尼姑异性恋、因在姐姐举丧期间偷跑到馒头庵与小尼姑偷情被其父毒打惊吓致死、临死给宝玉托梦忠告等,其作用在《红》著爱好者中一直存疑。有人认为作者可能是为借他的事迹揭露贾府的腐烂颓堕之风,从而预示贾府将渐渐败亡;有人认为作者是为借他临死规劝宝玉之言表达对自己人生一事无成的反省;有人干脆认为其在书中的存在感很弱。这些认识未免都太简单牵强了。如此巨著,作者“披阅十载,增删五次”都重点叙述的人物,怎能是如此简单或无足轻重呢?我通过自己的视角和思考,得出了一些【全新】的个人结论。

书中交待,秦钟字“鲸卿”,其生父秦业,其姊秦可卿(秦业养女)。《红》著作者对人名的设定惯用谐音,其近人脂砚斋把秦业解读为谐音“情孽”,红学界普遍把秦可卿解读为“情可倾”,那么,我把秦钟解读为两个意象:“情种”(秦钟)和“警情”(鲸卿)。

1、情种

秦钟十三四岁的年龄,既是同性恋又是异性恋,且都随意发生了性事,不愧为天生多情的种子,是为“情种”。

我认为作者对这一性情,并不囿于世俗去鄙夷否定,而是充分尊重,并以这种性情为特例和补充,在全书中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更加广阔纷繁的感情“大观园”:异性恋、同性恋(北静王、蒋玉菡、冯渊等)、双性恋(宝玉、秦钟、贾琏、贾蓉、薛蟠、贾芹等)、公媳恋(贾珍和秦可卿,即“扒灰”所指)、叔嫂恋(贾政和贾敬之妻,即“养小叔子”所指,【此为本人独立观点】)、主仆恋(贾政和赵姨娘、宝玉和晴雯、贾蔷和龄官等)、表亲恋(司棋和潘又安)、婚外恋(贾琏和尤二姐、鲍二家的等)、忘年恋(贾赦对鸳鸯)、肉体之恋(薛蟠对金荣、香怜、玉爱等,贾琏、贾珍、贾蓉、贾蔷拿男仆泄火等)、精神之恋(宝玉对黛玉、晴雯,妙玉对宝玉等)、破格之恋(妙玉对宝玉、智能儿对秦钟)、偶发之恋(宝玉对袭人、碧痕)、巧遇之恋(贾雨村对娇杏,冯渊对英莲)、殊死之恋(司棋和潘又安,张金哥和守备之子)、意淫(宝玉对秦可卿、贾瑞对王熙凤)、单相思(妙玉对宝玉、薛蟠对柳湘莲等)。。。

我认为,作者对上述每一类感情的表现都是持中立立场的。在他看来,世间的每一种存在都具有其因缘与合理性,只是在不同处境、立场、角度的人眼中各有面貌而已;人人都有遵从内心、追求性情的权利,每一种感情都发自人的本性,是值得尊重的。

由此,作者向人们表达了情的本质:一切源于人的珍贵内心,无关身份、阶层、性别、伦理等一切外在的东西。这是作者不为封建传统礼教观念所缚而提出的全新感情价值观!在这种高度肯定人性的超现代思想下,作者变换了多个角度,描绘了多类感情,表现了一个丰富的人世间。比如读者都认为鲍二家的下贱,但在她的角度立场上,她不认为金钱、权势、风度有吸引力么?她不想攀高枝么?许多人都认为贾珍对儿媳下手禽兽不如,但凡夫俗子情到浓时,是人人都能自已的么?贾珍对秦可卿的感情,不也是相当感人的吗?世人都觉潘金莲淫荡,但换到潘金莲的位置,谁又甘愿生为尤物的自己一生被强行绑定到老、丑、穷、矬的武大郎身上呢?所以,世间没有绝对的对错,禁锢我们的只是我们先入为主的观念或世俗的力量,而《红》著作者就是在解放这个思想、打破这种力量!

2、警情

这一点,作者埋藏得比较深,因为秦钟出现的一些细节,逐渐揭开了极其神秘而关系重大的秦可卿身份的一角,我坚定认为这是作者深层的目的!

我们来看秦钟出场后牵出的众多疑问:其姊秦可卿乃一个芥豆之微的公职人员营缮郎秦业的抱养孤儿,如何成为了豪门公府宁国府唯一的少奶奶、总管家?秦业作为公职人员,也有生育能力,是有条件娶妻纳妾生养子女的,尤其在重男轻女的封建社会,他抱养秦可卿后,为何一直没再生子,而是五十多岁才生了秦钟?秦可卿在贾家位高权重,其养父秦业送其弟秦钟进贾府家塾求学时,为何连对家塾先生区区二十四两的贽见礼都要“东拼西凑”?秦氏父女平时难得相见,进贾府后,为何没安排父女会面?姐弟匆匆会面后,为何没有任何情节描写,姐对弟也不安排食宿,而且要连夜送走?秦可卿逝世后,为何宁府决定超规格用原为老亲王(皇帝兄弟)准备的上等棺木殓盛?为何举国【全部】四王六公及各路高级官员均来祭吊(五品以上须皇帝亲准),而其公公、宁府至尊贾敬逝世后,仅五品以下官员被恩准祭吊?姐姐死了,秦钟为何像无事一样毫不难过,也不参与,反跑到馒头庵与小尼姑偷情?书中为何没提及秦业参与女儿葬礼?秦业为职清廉,也无甚油水,秦钟死时,为何却挂念着父母留下的“三四千两银子”?这笔巨额财产从何而来?

所以,秦钟出场中牵出的一系列疑问,集中指向一个更为重大的谜团:秦可卿到底是谁?她为什么能牵扯到那么大那么广的政治因素?那三四千两的巨银到底怎么回事?从这些细节和疑团我们会逐渐悟出:秦可卿真实身份神秘而高贵,她与秦家事实上似乎毫无瓜葛,“被抱养”的名义似乎仅是为掩人耳目;秦家最后三四千两的银子,很可能是贾府给秦家的封口费!

这一切的一切,似手都埋藏着巨大的政治“警情”!


注释:
刘家富
2019/2/22 10:31:06

欣赏美文,学习点赞。问好学者老师!

不良信息举报
王万春
2019/2/22 8:00:58

欣赏学习

不良信息举报
越青
2019/2/22 6:35:49

细腻,深入,赞!

不良信息举报
□阅读该作品的其他会员
悠悠
越青
左同明(高屋基人)
奉一
刘家富
老杨
王万春
□阅读该作品还阅读了
□体裁相同的作品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