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钟十忌十要(完整版) [点评]
张双柱(老卡)2019/11/17 23:42:00 100次阅读 3次评论
创作背景 芜湖江月诗社的换届暨“江月七唱”活动的开展,同中华新诗钟社的成立及《规则》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可谓之不谋而合。
关 键 字 安徽,芜湖,鸠江,江月,评审,札记

诗钟十忌十要

——《江月七唱》征文阅评札记

张双柱

.

  八月底,江月诗社换届。为继承江月光荣传统,推进诗社活动更上层楼,诗社新一届领导班子进一步明确诗社宗旨,认真规划各项活动。其中一项活动,即九月社课,乃笔者所提议的诗钟学习和创作。为降低创作难度,要求结合江月诗社换届,以喜迎国庆七十周年为主题,进行嵌字和分咏创作。嵌字体,体限嵌字正格,字限“江”、“月”二字,可七唱,亦可独唱;分咏体,分咏“江”、“月”二物,其它不限。本次“江月”嵌字和分咏创作活动,通称“江月七唱”。征文通知一经发布,立即得到广大诗友积极响应,短短四五天就收到作品百余件。应诗社相邀,笔者对部分作品进行点评。笔者点评同时,既认真学习了诗友应征作品,也重新学习了诗钟基本常识,获益匪浅。现根据重阳诗会讨论意见,将部分具有代表性作品的点评意见,以及笔者个人学习心得,一并梳理成篇,就教各位方家。

.

诗钟简介

.

  诗钟,中国古代文人的一种限时吟咏文字游戏,因其随意,流传枝脉繁多,却又限制性很强,也只是小众流传。尽管许多教授诗词的老师,十分看好诗钟,视为初学者最先入门课程,但圈外知者甚少,广大初学者对此无所适从。近些年,许多有识之士对如何宣传和普及诗钟,进行了一些探索。今年七月,中国楹联学会根据国家民政部和中国文联有关新兴文化社团管理规定,联合天津市楹联学会共同组建“中国楹联学会诗钟文化研究院(诗钟社)”。诗钟社随即在结合南北诗钟传统的基础上,推出《诗钟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则》),广泛征求意见,拟经研讨论证后正式颁布,作为今后诗钟创作与比赛评审的标准。

  芜湖江月诗社的换届暨“江月七唱”活动的开展,同中华诗钟社的成立及《规则》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可谓之不谋而合。

  《规则》定义,诗钟是一种诗体,属于杂体诗范畴。诗钟限一炷香功夫吟成一联或多联,香尽鸣钟,所以叫做“诗钟”,简称“钟”。折枝诗、羊角对、鏖诗、战诗、阄诗、臼诗、改诗、诗唱、七碎、两句诗、十四字诗等,都是在不同地区、不同时期,对诗钟不同体式的称谓。

  诗钟大约出现在清嘉庆、道光年间的福建八闽地区,广泛流传的格式分为嵌字体、分咏体、合咏体、笼纱体四大类。“江月七唱”限嵌字、分咏二体。

  所谓诗钟的嵌字体,是指在诗钟两句的某处嵌入某一个字以构成某一个有意义的句子,又称嵌字格或嵌珠格,这是诗钟制作最常见的一种体式。嵌字钟格繁多,“江月七唱”限“江月”二字,根据所题二字分嵌于每句之位置,分为凤顶格、燕颔格、鸢肩格、蜂腰格、鹤膝格、凫胫格、雁足格,惯称“七唱”,此乃正格七式。

  为使大家对正格嵌字体七唱有个直观了解,现从征稿作品中提拎七副:

  [例1] 一唱:江花韵起迎清佩,月色诗流泻丽华。(No. 10)

  [例2] 二唱:春江碧水诗潮涌,秋月繁花艺海翻。(No. 14)

  [例3] 三唱:枕上江声千古乐,窗前月色万年诗。(No. 20)

  [例4] 四唱:诗似大江追起落,情如浩月涌波澜。(No. 24)

  [例5] 五唱:帆樯又举江天远,心曲重归月桂香。(No. 28)

  [例6] 六唱:窗前气爽观江色,楼上神清赏月光。(No. 72)

  [例7] 七唱:盛世开怀唱大江,良辰煮酒邀新月。(No. 37)

  作者可以独立完成所有七副即七唱,也可只完成其中某一副即某一唱。“江月七唱”就是这么规定的,据统计完成所有七唱的来稿过半。

  所谓诗钟的分咏体,是指诗钟的上下句分别各咏一个事物。“江月七唱”除要求不犯题字外,未加以任何限制。

  为使大家对分咏体也有个直观了解,再从征稿作品中提拎三副:

  [例1] 顺流白鲚思长汉,仰望银蟾照四邻。(No. 156)

  [例2] 楚水天门奔海去,蟾宫玉兔捧花来。(No. 160)

  [例3] 天门烟起双峰隐,客路愁生一夕长。(No. 150)

  例一所借代鲚、蟾,本是互不相干的,但在分咏江月的作品中,构成一比十分谐和的状写。例二则通过互不相干且互相对立的一来一去的描述,将所咏江和月置于矛盾统一体中,倒也别致。例三是费了一番心思的,上句直截了当写的是芜湖江面,下句却拐弯抹角去写月,把玩出诗钟特有情趣。

  就其钟律基本要求来看,绝大部分作者尽管是刚刚学会诗钟,来稿绝大多数是合格的,有的还相当出色。为提高诗钟创作水平,笔者仅限诗钟技巧,拟以指点不足为主,并据此总结“十忌”、“十要”,供大家创作参考。至于平仄出入、钟句好坏、主题如何等问题,不在本文交流范围。为行文流畅所需,一些作品序号也不一一列出。

.

诗钟十忌

.

  一忌犯题

  诗钟创作,除嵌字体外,其它诸体不可犯题字,也不能以代替字明点题意。例如本次活动以“江”、“月”分咏,若使用“大河、长河、扬子、蟾宫、玉镜、桂宫”等字,不啻将题字明明点出,绝难得到佳句。本次活动由于时间有限,未有诗钟专课辅导,来稿犯有此忌为数不少。不过,这也是仅在诗钟范围内讨论,如果是对联或律诗创作,诗钟所遇有的犯题字作品,往往是一副好联句。

  二忌偏题

  偏题,亦即偏离目标,或曰偏离重心,可以说是任一文体写作中比较容易出现的问题。由于诗钟首忌犯题字,也就更容易因此而偏题。比如“寂寞千年伐桂宫”(No. 154),所咏对象显然是人(省略的主语吴刚),而不是月(尽管有“桂宫”二字点明题字,但在这里却是谓语)。再如“桥飞天堑通南北,虹接蟾宫跨海川”(No. 152),显然双偏,上句虽然写得是江上,但目标偏离,写的是桥;下句虽然写到了月,其句式同上句,重心落在首字“虹”上。

  三忌撞音

  撞音,指的是同音相犯,对于其它文本形式,虽非大毛病,但对于诗钟,能避免还是避免为好。因为诗钟篇幅极其短小,只有短短的十四个字,读音相同的字多了,读来毕竟不爽。如前文所拎之五唱“心曲重归月桂香”(No. 28)中的“归、桂”二字,就是同一读音,幸好声调有所区别。再如“江城赏月沿江走,月夜巡江戴月归”(No. 36),十四字中竟有六个题字,感觉是一副回文联。须知,诗钟嵌字体的题字只能嵌一次,多了就不是诗钟,而是其它,即便写得再好。

  四忌半面

  诗钟所忌半面,亦即半面妆,指的是上下两句极不协调,有如半面梳妆,半面未妆。如“江流宛转曹姑甸,月魄缠绵四褐乡”(No. 11),“曹姑甸”勿须解释,便知是一地名,且带有女性化色彩,而与之比对的“四褐乡”,尽管也是一地名,若不作解释,其它一无所知。这就好比,一是梳妆的女人,一是未梳妆的不知性别的人,无法比对。而这在律诗里,作为宽对之所以允许,那是因为诗不仅有题目,而且该句又有上下文相呼应,其信息量是诗钟无法比拟的。再如“江流古韵三秋水,月洒新辉四褐山”(No. 45),“四褐山”实名制,“三秋水”则虚,不能为对;“赭塔晴岚江景美,镜湖烟雨月光斜”(No. 57),上句“赭塔晴岚”也是实名,“镜湖细柳”方为对,同时避免了意象冲撞。

  至于“百万雄师过大江”句(No. 45),根据现行的评审规则,此乃前人诗句,其对句也应该用前人诗句,即集句法,方为正对。对此,笔者暂存疑搁置不论。

  五忌跛脚

  诗钟的出比与对比,即上句与下句,须巧合臻凑,铢两悉称,若一比堂皇,一比纤巧,一比如天,一比如井,彼此失衡如跛脚,惯称跛脚钟,亦当力忌。跛脚钟在本次征文活动中比较少见,因为无论堂皇还是纤巧,抑或如天如井,都是比较成功的句子了,这对于初学诗钟者,算是较高级别差错。比如第108号作品:“径上操琴唱晚江,花间把酒邀明月。”下句优雅且工整,惜上句不当难能与之比对。再比如第163号作品:“每向长河寻好句,常将玉兔谱华章。”若独立去看某一句,上下两句都是很好的句子,同样可惜的是,相互比对时,“每向”与“常将”很有逻辑性关联,但“每向什么”与“常将什么”就缺乏内在必然关联了,这种缺乏表现为不稳,亦谓之跛脚。

  六忌合掌

  合掌,一向被诗人诟病,但也一直备受争论。笔者对此一向不以为然。所谓合掌,通常是指上下句一个意思,或同义字、词对列。众所周知,汉字是表意最丰富、表现力最强的一种语言,汉字的表意性特征及表现力在诗歌文本中尤为明显,换言之,字数越少的文本,汉字的表意性及表现力越是明显。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笔者为迎合主流,在普及诗钟时,才将合掌列为一忌。

  如前文所拎之四唱“诗似大江追起落,情如浩月涌波澜”(No. 24),上句的“似”和下句的“如”是同义词,虽无大碍,诗钟评审标准要求必须避免。尤其关乎主题的用字、用词,更应避免。如“孤舟”不能对“匹马”,“二虎”不能对“双桥”。即便在同一句子里,如“玉兔东升照朗月”(No. 66),也不能将“玉兔”与“朗月”并用。

  七忌不类

  不类,也可以按惯常说法将其称为不伦不类。诗钟不类乃通病,比较普遍,主要出现在主题、主词或句式上。

  比如“势到天门开道古,情归海岳醉神交”(No.153),上一句写的是江,下一句偏离主题,既非月,也非江。上句“天门”所指为一,下句对应的“海岳”所指却为二,无论是指大海高山,还是四海五岳,都与“天门”不相称。这种以一对二的句式,惯称三脚钟,不稳,系不类最大通病。

  再如第23号作品:“楚地鸠江七旬鸿,中天日月八方明。”这一比出错较多,仅以主词而论,“鸠江”乃专有名词,而“日月”含两个专有名词,这是典型的三脚钟。类似还有“长江”对“日月”、“月色”对“江山”、“玉盘”对“云水”、“东海”对“九州”、“一江水”对“古月风”,等等。

  还如第102号作品:“江清练净千帆远,月朗星稀万嶂新。”上句的“练”字虽作名词用,所指并非江河。故本比“江、月、星”三字属同一类名词,“练”则为另一类名词。月可以对江,练不可以对星。星与江、月相合,故练与江、月、星不合。这也是比较常见问题。

  也有一般用词的错误,如第157号作品上句的“吴头楚尾”与下句的“鸟静风轻”,“头尾”二字与“静轻”二字分属两类不同词性,用则犯类。第46号作品上句的“潘江陆海”与下句的“朗月清风”,上句用典,下句无典;上句“潘、陆”为姓,下句“朗、清”非姓;上句四字都是名词,下句四字则是两个形容词、两个名词,可见这一比更属不类。第100号作品关于“芜湖四褐”一比,错有多处,究其不类之错,是以总对属,芜湖为总,四褐山为其所属,实不匹配。再严格一点,第76号作品“万朵江花迷我眼,满天月色醉诗心”,十分精彩,无论用于律诗还是楹联,都可以,但用于诗钟,很有必要推敲一下“万满”、“我诗”之对。还有些作品就其字面来看,同合掌一样,也是十分工整,但细究字义,同文本所要求却不合,例不能对。如前文所说的“江清练净”,这里的练字,是指洁白的熟绢,可说“江白如练”、“江静如练”,不能说“练净如江”。

  八忌叠字

  同样是作品字少的缘故,不能浪费每一个字,故诗钟忌用叠字,钟眼尤甚。本次活动来稿叠字还不在少数,如“默默圆圆”对、“粼粼莹莹”对、“隐隐溶溶”对、“滚滚柔柔”对、“习习朦朦”对、“漫漫朦朦”对……

  九忌成句

  一般而言,诗词曲联中凡四字及以上的视为现成句,包括成语,创作中是不提倡用的。其特别为人熟悉的,更不提倡用。本次活动来稿对此也不怎么在意,比如写江,不是“長江滚滚”、“波涛滚滚”,就是“江风习习”、“江流默默”。再如写月,不是“月色朦朦”、“明月朗朗”,就是“皓月当空”、“弦日当空”。还有“文明官陡”、“大江东去”,“万里江山披锦绣”、“百万雄师过大江”等现成句。如果把比对“百万雄师过大江”的一句改为集句,则另当别论。

  诚然,一些特别好的现成句,也可以打磨一番为己所用,比如前文所提到的第102号作品:“江清练净千帆远;月朗星稀万嶂新。”“月朗星稀”是成语,作者打磨出“江清练净”与之相对,从而避免了陈旧感。遗憾的是,该句“练”一字没有锤炼好。至于宋代晏殊“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句,用了两个成语,且未经任何打磨,成为千古绝对,那是特例。

  十忌哑钟

  诗钟尤重立意,无意义之诗钟,被称为哑钟。敲之不响,唱之无味。古人钟聚时,若谁敲出哑钟,是被罚去打扫场地的。由于哑钟所论范围较广,故笔者一开始即交代:“平仄出入、钟句好坏、主题如何等问题,不在本文交流范围。”这里仅摘录民国张西厢先生《闲话诗钟》一段论述供大家参考,张先生曰:

  “诗钟固重对仗,尤重立意,无意义之诗钟,谓之‘哑钟’,敲之不响,唱之无味。盖以白粉墙对黑漆板之类,决难引人入胜,粤派之弱点,即在于此。故正宗之诗钟,须有诗之声调风格,置之于诗中,则为名诗,置之于钟中,则为名钟。或谓诗钟,须有起承转合之势,未免言之过甚,盖诗钟为七律诗之一联,古人名联,或对描事物,或直舒怀抱,绝少于一联中,备有起承或转合之势也。”

.

诗钟十要

.

  要一钟社

  诗钟,既是限时吟咏文字游戏,非一人所为。若独自敲钟,兴味索然。故欲敲起,必先集社或集会。钟社之设,并非一定要有个组织,不过一场集会一场活动而已。集会之安排,并非一定要众人亲临某个场所,信息化时代,几乎人人都有手机,都有QQ群或微信圈,这对于诗人而言,几乎就是诗社、诗会,亦即钟社、钟会。通过QQ、微信发个限时创作诗钟的通知,这就好比敲钟了。现场出题、限时完成的诗钟活动,称之为“现拈”。先期出题、在限期内提交作品的诗钟活动,即非现场诗钟活动,称之为“宿构”。

  如今诗钟创作活动,其形式也不一定就是敲钟,正如敲钟由击钵传承演变而来,今人完全可以因时因地而采取其它形式进行。如果走出网络,现场组织一次限时吟咏,可以直接以钟表(如篮球赛电子计时钟)取代燃香,或以敲锣(鸣金收兵)、吹哨(裁判专用)、拍板(权威体现)取代敲钟。现在的老同志聚餐机会也多,以诗钟行酒令,也是很好的一种娱乐形式,未能作答者,以罚酒或罚茶代替打扫场地。

  诚然,诗钟不限于游戏,还在于学习。对联,俗称对对子,是学好格律诗的基础,而诗钟是更严谨的对联。所以,诗钟还应在格律诗教学中大力推广,钟社的概念还应包括课堂,尤其是中小学课堂。像钟社那样以游戏娱乐的形式,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是“诗词进校园”活动不可或缺的,笔者相信这样的活动一定更受中小学师生的欢迎。笔者有一学生,就是从对联起步学习诗词的,虽然是个小学生,今年2月,其作品获得芜湖市第34届新春联大赛二等奖。这一次《江月七唱》,她投稿一钟。正因为做对子有了一定基础,去年六一至暑假期间,她的七律《依红楼梦咏白海棠韵练笔》,入选“诗教中国城市巡回展”。

  要二钟意

  前文已交代,诗钟尤重立意,无意义之诗钟,被称为哑钟。钟意,也可以称为钟旨。正如唐杜荀鹤在其《自叙》诗写道:“诗旨未能忘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这对于钟旨来说也是恰如其分的。否则,敲之不响,唱之无味。

  《规则》关于诗钟评审第一条即规定:“诗钟作品首重立意,须言之有物。做到工、稳、贴、切、新、巧、奇者为上品。”

  相比较而言,同是五唱,“雷霆炸醒江城雨,闪电光增月里晖”(No. 27),言之无物,且工稳未及。前文介绍的小学生来稿是“闲思客里江中笛,醉共天涯月下人”(No. 167),每一句用词比对较贴切,上下两个整句也存在对应关系。更重要的是,这位小作者所作意蕴深邃,细细品来,意味无穷。诚然也有不足之处,“思”与“共”比对略显不稳。

  再如第88号作品:“江天金曲合山响,月海红歌一鹤鸣。”江天,江河水面上的广阔空际;月海,月球月面上比较低洼的平原。俯视江面看到的是“天”字,仰望月面看到的却是“海”字,似此比对很是新奇。然而其后“金曲红歌”比对则牵强附会于“江天月海”,全篇意义也不大。比较第38号作品:“江流浪涌随帆去,月色风清入梦来。”后者明显好得多。如果要挑刺,该作未能惜字如金,上句“浪”字实属浪费,应该以不同于“江流”的属物替代,有如下句的“月”与“风”乃不同属物。硬是再挑刺的话,该作“随”字较随意,不够稳当,但这也只是一家之言。换个角度看,兴许就这“随”字最出彩。

  要三钟题

  诗钟明显不同于诗、联的,除了字数的限制,再就是题目的特别。本文前一部分“十忌”所谈第一、第二忌,就是忌犯题、忌偏题,可见钟题的重要。

  《江月七唱》的命题,只是最简单形式,若想增加诗钟难度或乐趣,可在命题上尽翻花样,常见有限用、禁用等。无论怎样变着法子命题,这都要求参与者首先要明白题意,紧紧扣住题目及其相关要求。前文介绍的第152号作品“桥飞天堑通南北,虹接蟾宫跨海川”、第154号作品“寂寞千年伐桂宫”,之所以偏题,其主要原因就是没有明白题意,没有扣题。试比较第164号作品,“应知漫溢起忧惶,岂为圆缺生怅叹”,其构思十分精巧,作者不仅以“漫溢”、“圆缺”切正命题,而且以“忧惶”、“ 怅叹”升华题义。惜平仄有误,两句顺序也反了。

顺带介绍一下诗钟题目书写格式。分咏体采用题字之间加“·”的形式,如“江·月”、“杨柳·七夕”、“史记·白糖”等。嵌字体不用间隔标点,但要括弧标注何种格式,如“江月(凤顶格)”、“甲啼(雁足格)”、“推陈出新(秋千格)”、“太常仙蝶(双钩格)”等。本场诗钟活动在通知里指明七格皆写,故题“江月七唱”。

  要四钟眼

  题钟如作诗、制联,诗与联有诗眼、联眼,钟也有钟眼。但钟眼又不同于诗眼、联眼。诗眼,指诗中最能表现情感意味、精神内涵的字词或句子,一般分为句之眼、篇之眼。句之眼多为一字,是诗人着力锤炼之字,即字眼,常称“响”字,无一定之位。篇之眼多为一整句,乃全篇最传神之句或惊人语,也不定位。联眼简单一点,是指在联句中对意境起决定性作用的字词,联眼在联句中可能是一个单字,也可能是一个词组,或复合词组,也无一定之位。

  诗钟不然,对于嵌字体诗钟,题目要求嵌入的字称为眼字,与眼字组成的词称为钟眼。由于钟题可以随意翻取字典、或随手拈取所获得两个字或词而成,这两个字或词的词性有时根本不相同,不能直接相对,这就需要通过加字,使之配成可比对的词,方能完成该题诗钟制作。可见,嵌字体钟眼位置固定,故首先要求稳,不得移易;其次要求加字得当,与所对能够相比;此外要求惜字如金,不得用叠字。尽管钟眼不是整钟最精练传神的一个字或词,更不是诗钟主旨所在,我们也要作为一个要点把握。

  《江月七唱》命题简单,无论题字前还是题字后组词,都容易制作一副对子,本文不再以此为例。现举例如题“十·年”, 这是继“江月七唱”活动后部分诗友又一次活动的命题。“十”、“年”这两个字就不能直接相对,须加字组词方可,譬如添加成“十夫”和“年柳”二词。十夫,即十人,出自《吴子·论将》:“路狭道险,名山大塞,十夫所守,千夫不过,是谓地机。”年柳,即春柳,出自唐代李世民《春池柳》:“年柳变池台,隋堤曲直回。”经此加字组词后,变成以“人”、“柳”承对,这就可以了。

  笔者认为,钟眼不只是应用于嵌字体诗钟,限于篇幅,不在这里讨论。对于其它钟格,其钟眼要点,可参照联眼把握,也可以参照诗的句之眼把握。

  要五钟对

  诗钟尤重对仗,半字之差,亦非上乘。按照《规则》要求,虚对虚、实对实、地名对地名、姓名对姓名、颜色对颜色、朝代对朝代……属工对,如果字面亦能相对,则更佳;《规则》还提倡小类工对,放宽也只接受邻类对,属人不可对属物。

  “春江水涌乡关远;夜月霜侵客舍寒。”(No. 32)无论作为对联还是律诗,该作品相当好,但作为诗钟,同第38号作品一样,上句“水”字有水分,应该挤掉,以不同于“江”的属物替代,有如下句的“月”与“霜”乃不同属物。

  “江头寒水青衫客,月下秋风黄叶村。”(No. 12)该作品也是相当好的,却因“寒水”词,就不能说是上乘之作了。江与水,属同,而月与风,属不同,此其一。寒与秋,词性不同,故“寒水”与“秋风”,不是工对,此其二。借此作品深讲一句,如果不是当代芜湖出了一位著名画家黄叶村,上比“青衫客”属人,也不能与属物的“黄叶村”比对。尽管我并不赞同《规则》这般过于苛刻的要求,也还是作为要点之一列出,供大家创作参赛作品时参考。

  要六钟句

  写诗是很痛苦的,诗人往往“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甚至“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或“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诗钟更因限于题字及题字之位置,其遣词造句尤费苦心,故诗钟要在用字上狠下功夫,以字字不落空、字字成就钟句为佳制。

  以“诗笺寄语思江味,笔墨含情渚月明”(No. 114)为例,这是一副很精致的联句,但依诗钟严格要求,出句“思”字系动词,而对句“渚”字则名词,“渚”字因词性不对而落空。也许“渚”乃“睹”之笔误,若真是“睹”字,就说得过去了。再回头看第163号作品:“每向长河寻好句,常将玉兔谱华章。”即便放宽条件不去考虑跛脚问题,对句“将”字仍有推敲必要。“江南风好花无季,月下兴酣诗有声。”这是第168号作品,下了功夫的,读者不妨试着细细品味。

  就钟句而言,也可用集句,第51号作品的上句“百万雄师过大江”,出自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惜下句未能将集句进行到底。诗钟虽可以集句,但笔者并不主张,因为集古人诗句本来就大伤脑筋,再有个题字位置限定,真没必要这么去折腾。如果可对所集之句加以改造,倒可以一玩,比如“两·空”六唱:“不住猿声啼两岸;但闻人语响空山。”上句改自李白《早发白帝城》“两岸猿声啼不住”,下句改自王伟《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姑且可把这一方法称为“集古人诗意”,以别于“集古人诗句”。

  要七钟声

  所谓钟声,顾名思义就是作品形成后要发声表达,亦即现场作业,立即吟诵。网络发起隔日或隔数日完成作业的诗钟活动,乃新时代特点所创新,另当别论。为此,诗钟之要,其声始足于响亮,其调发端于谐和。因之平仄不可失调,重音节处还得细究四声,同时还得考虑,不能将相同声母,特别是相同韵母,紧挨一起。也就是说,格律诗不能撞韵、挤韵,诗钟更应注意。此外,诗钟不可学诗之拗句,故也不存在相救之说。最为紧要点,处于现今语境,诗钟最好采用普通话。即便用地方语音吟诵,也不提倡旧声韵某些韵字的排布。以大家熟知且惯用的《平水韵表》为例,上平四支有“师持旗”等字,也有“儿追龟”等字,现代钟声就不应该将“儿”等念作“支”韵,比如“弄潮儿”的“儿”字,就不能念作“ní”。

  本场诗钟来稿除了个别严重不合格律的,未见一首犯撞韵,故不列出。“江出天门朝海去,月开玉兔下凡来。”(No. 3)对句因有“开来”同韵,读来其声韵有点不爽,此为挤。“江波碎玉危楼影,月宇披银碧水粼。”(No. 4)较之上一作品,其“银粼”更挤在一处了。

  这里有必要解释一点,有些作品貌似撞韵或挤韵,但整个句子的平仄阴阳处理的很好,挤撞伤害也就大大减弱,甚至消于无形,如“秋月繁花艺海翻”(No.14),尽管“繁”“翻”同音,因“繁”字不在重音节上,我们也就感觉不出它的伤害了。

  要八钟画

  自古诗书画相通,画作题诗、题联或题词是很寻常的。诚如清代方薰《山静居画论》所云:“高情逸思,画之不足,题以发之。”遗憾的是,今人画作鲜有时新题诗、题联、题句,更难见画家自己的诗联词句了,动辄就用古人的,或汇编大全上的,或网络上的。虽然现成的拿来就能用,难免陈腐,甚至风马牛不相及。每一画家在创作自己作品时,其情感倾注,以及对艺术的理解,乃至画作意境的感慨,惟有自己最知晓,若能“题以发之”,自是锦上添花。知音题之,自然亦可。考虑到一些人不会写诗填词,何况诗词字数相对来说又多,题写一副对联,或者单一联句,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所以,就诗钟形式而言,很适合用于画作所题。

  比如一幅镜湖烟雨图,仅题“镜湖烟雨”四字未尝不可,如果该图画的是黄昏,题字增三而成“镜湖烟雨湿黄昏”,其画作章法和意境顿时一新。本场《江月七唱》就产生出不少好句子,如三唱的“流连月色桂枝疏”(No.21)、“满天月色醉诗心”(No.76)、“一窗月色伴书声”(No.40)、“窗前月色一帘诗”(No.104),这都可以用作题画诗句。反之,画家也可以根据这些诗句作画。

  由于本场活动参加者都是第一次接触诗钟,单一句子虽好,整副作品好的几乎没有,本文恕不一一枚举。

  要九钟书

  前文所谈钟画,于此处钟书有着共同点,书法家的创作也不应该局限于书写古人作品,或现成的汇编,尤其在书写联句时。同样道理,就诗钟形式而言,很适合用于书写,尤其是楹联书写。譬如“径上操琴唱晚江,花间把酒邀明月”(No.108)、“舟唱江天成一色,笙歌月影对三人”(No.47)、“起锚行处江绕雾,收网归时月蒙纱”(No.71)、“笔端题破双江景,窗下展开孤月轮”(No.65)。再如“月朗千秋耀诗魂”(No.2)、“千山秀色玉盘寒”(No.162)、“鸟静风轻玉兔升”(No.157)、“玉兔斜擎半岭云”(No.166),这些单句总体感觉也还不错,若有合格对句,就是一副好钟。

  有人还特别喜欢嵌字联,嵌字体诗钟更是适合了。中央电视台有一档节目当场征联,全联曰:“碧野田间牛得草,金山林里马识途。”该联嵌入六位文艺大家名字,可谓信手拈来。

  要十钟律

  诗词联有格律,诗钟亦然。

  诗钟可追溯到元明时期,那时的诗钟还处于不自觉时期。据明代杨慎的《升庵外集》载:李西涯,斋中偶集湘湖士人,席间以荔枝、奶酥为题,各赋五言对句二,不工者罚三爵。有嘉鱼进士某句曰:“甘宜妃子笑;香入长公诗。”又据明初叶子明《草木子》卷之四上,其中有《谈薮篇》,云:“程雪楼为闽守。任满归。民有献箭旗者以百数。公于内取其一联云:闽中有雪方为贵;天下无楼如此高。”元至正年间,程雪楼任福建道廉访使,《草木子》一书记元代诸事独详。可见此乃七言嵌字(名)联,固可看作早期诗钟,或可看作中国最早的旗联。由此还可见,不自觉的诗钟不过是两句诗。

注释:

左同明(高屋基人)
2019/11/18 19:40:12

拜读!学习!问好!

不良信息举报
王万春
2019/11/18 13:59:34

欣赏学习

不良信息举报
张双柱(老卡)
2019/11/18 7:38:58

【可能字数限制,全文结尾未能发出,现补发见下】


如果说不自觉的诗钟不过是两句诗,这又可追溯更早时期律诗。凡诗律精细严谨的,大抵都可以视为早期诗钟。如诗圣杜甫诸联“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等。诗圣诸联若置于钟中,称之为“钟圣”亦不为过。

故钟之格律,亦即诗之格律,杜诗堪称首选之标准。

笔者在对《江月七唱》进行评审并撰写“十忌十要”时,依据的其实是双重标准。一方面,为了普及诗钟,也为了对参赛感兴趣的朋友能合乎《规则》要求,尽可能按照《规则》要求来把关和介绍;另一方面,为了更好地普及诗钟,也为了让诗钟爱好者能随时随地开展丰富多彩的诗钟创作活动和娱乐活动,则尽可能多地穿插一些个人意见,意思是不可教条,没必要被格律束缚。诗人,戴着镣铐跳舞,本已受罪。善舞者,不应为镣铐所缚,而应以镣铐为道具。比如根据现行规定,诗钟仅为七言,五言不在其中。这就未免过于教条了。但望诗钟组织者别抛弃了五言,五言也可以制作诗钟。抛弃了五言,就是抛弃了诗钟又一番乐趣。

总之,上述诸忌诸要,不过举其大概,就诗言诗,固近于苛,就钟言钟,则未为过严。诗钟,作为另一体制,自有其独特风格,游戏和学习其间,别有一番乐趣。仍以民国张西厢先生《闲话诗钟》一段论述供大家参考,张先生曰:

“诗钟旧物也,余之闲话,亦废话也。然‘细嚼梅花读汉书’别觉一番滋味,明知其废,话之何妨。”



10844字符

2019.9.13.初稿,11.15.二稿


不良信息举报
□阅读该作品的其他会员
张双柱(老卡)
平安是福【程玉根】
左同明(高屋基人)
王万春
老杨
盱眙李厚仁
黄立勤
□阅读该作品还阅读了
□体裁相同的作品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