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开国将军的诗心 [文章]
白水2020/2/13 11:03:14 149次阅读 4次评论
创作背景
关 键 字 爱国 军人 诗心

一位开国将军的诗心
——在开国将军高锐同志
百年诞辰纪念会上的讲话
任海泉
       高锐同志是解放军红叶诗社的老社长,军事科学院的老首长,开国将军,军旅诗人。关于他的生平事迹和丰功伟绩,我在他仙逝后的追思会上曾作过全面回顾。今天,我们召开高老诞辰100周年纪念会,作为红叶诗社的代表,我就在诗言诗,着重从诗人的角度,谈谈自己对老社长的学习体会。
《毛诗·关雎序》中说:“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后来诗发展到词,王国维说:“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能言诗之所不能言,而不能尽言诗之所能言。诗之境阔,词之言长。”可见诗与词既一脉相承,又各有千秋。诗词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源渊流长,作用重大,影响深远。
高老一生戎马倥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坚持古体诗词的创作,给我们留下了两本珍贵的诗集——《行吟集》和《居吟集》,前者是八旬前的“行中所吟”,后者是八旬后的“居中所吟”,共计诗词852首。翻开这两本诗集,从烽火连天的武装斗争,到无声战场的科研搏弈,以至霜重色浓的离休生活,无一不在火热的诗句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和美学的升华。
梦里烽烟催战马,宇中盛景奋诗心。
这是2004年秋,高老在《红叶诗社十五年华诞志念》中留下的诗句。什么是诗心?诗心就是作诗之心,诗人之心。从两吟集中,我看到一位开国将军的诗心是何等的高尚,何等的纯粹,何等的伟大。他的诗心与初心、文心、民心、军心,心心相通,心心相印。


   一、诗心显初心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初心和使命是激励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高老的初心无疑也是如此。2007年11月,高老在《上延安七十周年纪念》中写道:
岁月悠悠七十年,溯思结伴上延安。
鸡声茅店霜晨月,弹啸桥空洛水寒。
几道鬼门拦不住,双轮陕北自由天。
清凉山下新公学,抗战歌声震宇寰。
这首诗回顾了他在国难当头之时骑着自行车,历尽千难万险从胶东半岛奔赴革命圣地延安的情景,也道出了他投身革命的初心:抗战救国,追求真理。可以说,高老终身奋斗不息,都与初心相关。无怪乎,他后来能征善战,智勇双全,被誉为“中国的潘菲洛夫” ,即苏联卫国战争中屡建奇功的英雄红军师长。许世友司令员称赞他“没有知识分子的毛病,打起仗来和工农干部一样不要命”。
初心不是一经确立就能自然而然伴随终身的,它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化,随着条件的不同而变化。这就需要学习教育去激活初心,需要磨砺考验去强化初心,也需要振奋诗心去彰显初心。

      高老在诗词中经常提醒自己当初为什么走上革命道路,提醒自己有多少战友为新中国的建立贡献了年轻的生命。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曲折,都要坚定不移跟党走。
1963年,高老写了一首五绝《磐石》:
屹立东山顶,身经百万秋。
年年风雨有,不逐散沙流。
其实,这也是他高尚人格的写照。1966年9月,文革风起云涌,很多老革命受到冲击,他难掩苦闷怀疑之情,写下了《黄昏独徘徊》:
黄昏独自暗徘徊,心事如麻解不开;
昂首问天天不语,聚睛望月月难裁;
一腔忠烈忽成假,半世晶英突变灰!?
恨我无恙休不得,难逃沸鼎烫身灾。
显然,他自己也在这场运动中受到了冲击。但他并没有倒下去,而是坚强地挺过来。这年的11月,他又写了一首五绝《秋吟》:
霜天凌历风,黄叶全吹空。
谁最耐摧折,西山不老松。

       1987年是高老到延安参加革命50周年,也是“七七”全面抗战爆发50周年。回首半个世纪的战斗历程,他感慨良多,作《满江红》一首:
五十年华,堪回首,沧桑岁月。征途上,熊熊战火,风雷激烈。挟锐摧隳坚堡阵,挥师突破高城阙。总关山万里险巇多,从容越。
炮虽歇,烽未绝。修铁壁,防飑颲。演兵场不啻战场凌冽。教练军官倾气力,精研兵法花心血。趁三秋果熟菊花黄,秋英撷。
1988年4月,高老在考察途中写了一首《老橿树》:
浮戏山中识老橿,虬蟠狮踞虎须张。
吞云嚼石形神倔,飑颲雷霆俱敢当。
橿树,尖叶栎属,质地坚硬,木中卓才,古代做车材,特别是车轮,不怕碾压。这首诗不正是作者自己正直刚烈品格的写照吗?
1987年秋,高老在《书怀》中写道:
临风思跃马,当月忆交兵。
发雪人犹健,常怀征战情。
为什么将军诗人多长寿?请看红叶诗社的三位老社长:史进前将军92岁,高锐将军98岁,贾若瑜将军102岁。我想,诗心彰显初心,诗心照亮初心,创作的激情、火热的诗句使他们心中永燃革命之火、青春之火、生命之火,这也许是他们长寿的个中秘诀。


 二、诗心现文心
      文心,为文之用心,也指文章或文思,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还为此专门写下一部《文心雕龙》的千古名著。从大的方面讲,诗心是包含在文心之内的,但它又处于文心的最活跃、最灵动、最精妙之处。从某种意义上讲,诗心是体现文心的一个标志。
高老当年从乡村师范毕业,国学功底深厚,对中华古体诗词非常热爱;同时,他又深受毛泽东、朱德、叶剑英、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同时也是诗词大家的教诲和影响,能打仗,善科研,精诗律。他在2007年写就的《红叶诗社给中华诗词学会的贺词》中说:
风骚传世几千秋,代代诗家星宿稠。
李杜至今吟不绝,苏辛依旧大江流。
热风吹雨过三峡,冷眼向阳看五洲。
还是中华声韵好,夭夭红叶壮神州。
正因为他认为“还是中华声韵好”,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高老即开始古体诗词的创作,从此笔耕不辍。1984年3月,高老在《耄年学诗自嘲》中写道:
两鬓秋霜学打油,兴来乏韵少风流。
平平仄仄仗难对,实实虚虚字费筹。
驰骋沙场多惬意,埋头书桌烦思愁。
劝君莫嘲文人短,弄笔非同弄剑矛。
这些生动的诗句,既体现了高老的谦虚,也证明了学诗的艰难。由于长期的刻苦钻研,辛勤劳作,高老的诗词境界开阔,内容丰富,气势磅礴,格律规范,语言精美,达到很高的艺术水准。军旅诗词评论家雷海基说:“有幸读了高锐将军的部分诗作,领略了他雄浑豪迈、正大阳刚的气魄,也体会了蕴含于诗中不同凡响的思维意识。”


与此同时,高老在军事科学研究上更是硕果累累,屡创佳绩,在军内外享有崇高的威望。我那时在军区和总部机关工作,一听到高锐将军的名字,就感到如雷贯耳。高老一生写了大量有关军事科学研究的诗词。军事科学研究是干什么的呢?用他的诗来形容,就是:
精雕简牍存方略,秘写锦囊藏重兵。
纵使当今无战事,思危有备卫和平。
他对军事科学院的创建者、奠基人叶剑英元帅尤其怀有深深的敬意。在《忆叶帅》中他写道:
东君又绿北山枫,面对遗居忆逝翁。
慧眼识才胜伯乐,礼贤下士似周公。
倾听众议多民主,亲审戎章严谨风。
和颜悦色人端肃,科学难关协力攻。
高老本人即是当年被叶帅慧眼识才调到军事科学院,委以战术研究部副部长、部长重任的年轻战将,他在军事科学战线上辛勤耕耘了几十年,也象叶帅那样在诗词艺术的海洋里扬帆远航几十年。


《行吟集》首篇即是描写1960年9月在杭州审修战斗条令:
九月杭州丹桂香,审修条令西湖旁。
挑疵批谬将军作,嚼字咬文秉笔忙。
天堂秋月,风景如画,然而他却无心欣赏:
乏眠误食睛无彩,沥血呕心须有霜。
为使规章利战斗,任凭秋色自苍黄。
1963年1月,他在辞别1962年的诗中写道:
埋头案上又终年,条令三修未定篇。
广览兵情知彼己,精研毛著启心泉。
争鸣不决日嫌短,思路难成夜失眠。
为利全军胜敌寇,神枯身废也欣然。
正因为付出了如此多的心血,高老在军事科学领域成果之多、贡献之大,难以估量。从高老的治学实践来看,诗词文化与学术研究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严谨的学术研究需要创新的诗词文化来激发,创新的诗词文化需要严谨的学术研究来滋养,两者相得益彰。


三、诗心聚民心
民心,即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意愿等。“水连舟载覆,民系政存亡”,这是我在《中华五千年》的跋中写的一句诗。自古以来,只有反映民心的诗词才是好诗词。从当代来看,能够为实现中华民旅伟大复兴而凝聚民心的诗词更是佳作中的力作。
好的诗

注释:
左同明(高屋基人)
2020/3/3 9:50:43
拜读!学习!问好!
不良信息举报
黄立勤
2020/2/14 13:57:42
赏读长篇大作。向高锐将军学习致敬。
不良信息举报
刘家富
2020/2/13 11:36:37
向高锐将军学习、致敬!
不良信息举报
王万春
2020/2/13 11:27:39
欣赏学习
不良信息举报
□阅读该作品的其他会员
左同明(高屋基人)
雍文华
王万春
马旭升
黄立勤
周耀华
刘家富
妙音
□阅读该作品还阅读了
□体裁相同的作品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