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写给父亲 [文章]
弘陶2017/6/14 11:17:13 230次阅读 3次评论
创作背景 写给父亲
关 键 字

1.png

想起老父亲


背影诵吟声,

勾来念父情。

三支香上手,

已是泪珠盈。

   2015年父亲节。上午10点,我在家写字,打开朋友圈里的微信,听张家声大师朗诵朱自清的《背影》。那深情的散文和同样深情的朗诵,激发了这首诗中的情景,也激发了这首诗。

(2015年6月21日)

2.png

恩父百岁祭


离乡背井苦生存,

尝尽辛劳为子孙。

每忆音容怀愧疚,

寻思答报盼还魂。

   少时,父亲在外务工养家,奔波劳顿,含辛茹苦。待子女们都安居乐业,老父可颐养天年之际,他却突发脑溢血病撒手而去。“子欲孝而亲不在”的伤感从此一直伴随着我。父亲百岁祭日这一天,兄弟姐妹都回老家江苏宝应县,以农村特有的方式隆重纪念他。而这一天是工作日,我不可能为此而请假,但思念之情让我心酸流泪,遂以诗寄情,并表达于书法,拍成照片通过手机分发兄弟姐妹。做完这些,心,才有些许宽慰。

   纪念逝者,其实是宽慰自己。

(2011年 8月 22日)

3.png

肴肉情思


一片红肴肉,

轻闻老父声。

凝神酸楚楚,

默默不心平。

   镇江九华锦江国际大酒店世界华语诗歌大会招待晚宴,一片肴肉上到我面前。啊,“镇江肴肉”!老父亲的声音顷刻在我耳边响起。生前,他无数次跟我谈起“镇江肴肉”,带着赞美,还有回味,似乎它是他的最爱。

(2015年11月13日)

4.png

5.png

为父母扫墓


泉下高堂可有知,

坟前儿立痛追思。

纸灰幻作慈祥影,

泪水盈眶滴墓碑。


2017年清明于江苏宝应县老家——小官庄镇双闸村。

6.png

忆父亲


   父亲是什么?是严厉,是慈爱?是严师,是亲情?恐怕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至少我的感受是如此。
   父亲的一生,有我伴随、参与的,是33个春秋;能留在我记忆里的,只20多载;而我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3年。他长期工作在上海,我们和母亲生活在宝应农村,能见面的机会一年也就一次。可就这么一次,父亲严厉得有时近乎冷酷。我五、六岁那年,他回乡探亲,与他较为生疏的我一直没有开口叫他,便被他抱到墙角,“啪、啪”两个嘴巴,然后厉声喝止我没命的哭喊,接着硬逼哽咽抽泣的我回答以后还叫不叫爸爸。这便是父亲留给我的第一个记忆。这个记忆对我日后见人就主动打招呼是否起了作用,我不敢说,反正我形成了这个习惯。
   我们兄弟姐妹虽然都尝过父亲巴掌的滋味,一致认定他的手是“铜板手”——打人疼,但父亲用巴掌的时候并不多。他的严厉在于他的语言和神态——语言伶俐、尖刻,神态威严、逼人。哥哥考进复旦大学不久,获得了助学金,本以为父亲会十分高兴,没想到他一脸愠色:“退掉,比我们困难的家庭多着哩!”哥哥的反应略有迟疑,父亲立马逼进:“你要是不想退,我去!”对此,我只是听说,但很快就经历了类似的难堪。1968年春天我在上海“革命大串连”,钱包不慎被窃,无奈之下,向“红卫兵接待站”“借”钱“借”粮。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这是“借”而不还的。“好一个‘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父亲知道后指着我臂上的红袖章说,“钱粮被偷不找爸爸,竟打国家的主意。”硬是逼着我红着脸还掉了所借钱粮。
   因此,我们没有不怕父亲的。
   1973年9月我离开家乡到扬州师范学校读书,告别了生活整整20年的农村。为了妈妈、孙子坚群,也为了妹妹可以继续读书,父亲申请退休返乡。每逢我寒暑假回家,父亲买鱼打肉,烧火做饭,上下里外忙成一片。虽然他不放过任何可以对我进行教育的机会,但我发现,语言和神态渐渐地变了。也许是他老了,脾气不由自主地改了;也许是我大了,不用他再严词批评了。他以他的所作所为表明,他晚年的最大满足似乎就在于子女的成长与进步。母亲一生务农,对我能进城市捧上“铁饭碗”心满意足,而对我总是不安于现状而心存不快。父亲则不然,他对我学途上的每一个台阶都感到欢欣,并尽力支持。1985年上半年,已在南京建筑工程学院当教师的我决定考博士,他特地从宝应赶到南京为我操持家务。紧张的复习使我食不甘味,他从我吃菜的神情去琢磨下顿饭的菜素;每天上午的同一时刻,他把一杯热牛奶不声不响地放到我的案头,然后不声不响地离去;……这使我再也无法把眼前的他跟往昔的严厉联想到一起。我被录取了,他在老家特意拿出一瓶酒,找来要好的乡邻,表达他的喜悦与兴奋。
   “我只想再活3年”,他来信说,“看到你戴上博士帽,我就死也瞑目。”我笑他目光太短,愿望过低。他虽然七十有三,但骑起车来,上下自如;吃起饭来,比谁都香;头搁上枕头,马上就响起呼噜;村上谁家有事,他跑得比谁都勤、都快——调解矛盾,解决困难,开导思路,做什么都一样热心。
   “你可以活100岁。”我这样说,既是宽慰,也是确信。没想到1986年11月20日左右,一封“父亲病危速回”的加急电报,让我连夜上了火车,到徐州转乘9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在宝应县城下车又赶到望直港卫生院,万恶的脑溢血已经使父亲不省人事。无知的我又决定把他转到条件好一点的县医院抢救,使他更无醒来的可能,11月25日父亲与世长辞,一句话也没有留下。我满怀悲痛与内疚,在博士论文的《后记》里这样写道:


   “随着博士生学习生活趋近结束,我益发怀念我的父亲周德荣先生。我得以攻读博士学位,内中饱含着他的深情。我谨以本文作为我对先父的永久纪念——他老人家一生的最后心愿就是盼望活到我戴上博士帽,但突如其来的病魔使他未能了却此愿,留给我一份悲伤的、终身的遗憾”。


   父亲谢世多少年,这份遗憾也在我心头萦绕了多少年。


(1994年4月)

----------------------------------------------

7.png

每次见老爸

(歌词)

每次见老爸,总想扶一把;

款款深情,无限敬意,

我用搀扶来表达。

家境太贫寒,三代没文化,

穷山那个恶水啊,

祖祖辈辈盘泥巴。

你铁心:

再穷也要娃儿学文化,

从此我走出大山闯天下。


每次见老爸,总想说句话:

祝你健康,全部心愿,

我用祝福来表达。

弯腰风雨中,挥汗炎日下,

穷山那个恶水啊,

累死还是紧巴巴。

你甘愿:

再苦保证娃儿学文化,

从此你风里雨里攀山崖。


每次见老爸,总想敬杯茶;

拳拳孝心,无尽歉意,

我用敬茶来表达。

学业完成后,城里安了家。

穷山那个恶水啊,

毕竟永远是老家。

你嘱咐:

再差娃儿不要嫌弃她,

我立志改变家乡作报答。


每次别老爸,

两眼涌泪花,

老爸为我倾其所有,

我给老爸惟有牵挂。

(2005年8月25日)


-------------------------------------------------

8.png

用心献您这首歌

(歌词)

看见您那微驼的背,

止不住我辛酸的泪。

叫一声啦老父亲,

全家生活压力,

缩短了您青春岁月。


看见您那紧锁的眉,

止不住我难言的悔。

叫一声啦老父亲,

子女养育重负,

造成了您身心疲惫。


看见您那枯瘦的腿,

止不住我永远的愧。

叫一声啦老父亲,

常年辛勤劳累,

损毁了您壮实身体。


多盼您安享天伦健康长寿,

可怜您啊,老父亲

能吃肉时没有肉,如今有肉吃两口;

能喝酒时没酒喝,如今有酒不能喝;

能抽烟时没烟抽,如今有烟不能抽……

让我呀,难尽孝心好难受。

哎呀呀,亲爱的老父亲,

我唯有,用心献您这首歌。

用心献您啊,这首歌!

(2005年9月2日)



注释:
左同明(高屋基人)
2017/6/14 20:40:09

拜读佳作!颂夏安!

不良信息举报
老杨
2017/6/14 15:48:53

百善孝为先,佳作赏读!

不良信息举报
王万春
2017/6/14 13:52:46

一片孝心,欣赏!

不良信息举报
□阅读该作品的其他会员
新用户
赵发洪
望雲|杨荣克
遗忘的过失
阿李
自然
云水禅心
省三
左同明(高屋基人)
新文
老杨
王万春
新用户
潘泽华
老马
朱乐文
□阅读该作品还阅读了
□体裁相同的作品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