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我眼中的“新古体诗” [文章]
刘庆霖2016/12/7 16:49:57 352次阅读 4次评论
创作背景 我眼中的“新古体诗”
关 键 字 我眼中的“新古体诗”


  “新古体诗”的主张已经有些年了,我在网络上也读到不少这类作品,近些年来从丁国成先生主编的《诗国》中读得更多些。我虽然不怎么写这种体的诗,但我是格律诗中的“旧体新诗”派。在“有形体”、“重诗味”、“真情实感”、“晓畅明白”等方面与“新古体诗”主张基本一致,或者说相去不远。不过,我认为目前的“新古体诗”并不理想,或者说与我心中对“新古体诗”的要求还有距离。所以,我想谈一点自己对“新古体诗”的粗浅认识。

   一、“新古体诗”应该有最佳的传承。我不反对“新古体诗”的发展。文学的最佳生存状态就是多样性,多样才是百花齐放。通过诗歌圣殿的道路不只有一条、两条,就该是愈多愈好。所以,从格律诗和新诗之外创新一种诗体——“新古体诗”。这是诗歌百花园中新添的品种,走“第三条路”(权且这么说),是好事。然而,“新古体诗”显然是从格律诗脱胎出来的,它应该在格律诗中继承什么?摒弃或者说扬弃什么?目前我看到“新古体诗”主张“不讲平仄对仗”、“不必用古韵”、“不要用古代的词”(这个提法并不科学,也做不到)、“只要古体诗的格式”、“在二、四、六、八句尾押韵”。这些主张对格律诗来说, 摒弃的多继承的少,尤其在传承格律诗优点方面强调的不够,给人的感觉是只有摒弃没有继承。“新古体诗”不但不提在格律诗中继承什么,甚至反对格律的发展,这就更加不应该了。格律诗发展已经上千年了,在古代和近代它都创造了辉煌,它在当代也正在兴旺起来,有数百万之众的追求者,实践证明这种形式是好的。用反对格律诗来树立“新古体诗”的地位不但不明智,也是错误的。相反,我们要研究从格律诗中继承哪些优点,让“新古体诗”有最佳的传承。比如,我读到丛林的一组“新古体诗”,其中几首都是有对仗句子。

下面这首用一个对仗句的“新古体诗”:

蝉翼很累,歌声很忙。一片绿叶,便是风床。

微信中说:荧火虫无心上网,马兰花为梦还乡。

——(《打工族》)

再比如用两个对仗句的“新古体诗”:

一半蛙声无重量,三分泥土有花香。溪水如枝瘦,秋菇似叶黄。昨宵梦故乡。

——(《梦故乡》)

此生是草也求,来生是风也求。为泥土受难,向雪山磕头。

——(《朝圣者》)

还比如下面这样三句话用两个韵的“新古体诗”:

半碗乡愁,一口乡音。天堂门口打更人。

——(《夜总会保安》)

这些具有较强的格律诗影子的“新古体诗”,是不是可以提倡和鼓励?

   二、从日本古典和歌《小仓百人一首》的翻译中汲取经验。前几年,我买到一本刘德润先生翻译的日本古典和歌《小仓百人一首》,即日本古代100位诗人每人一首和歌的译作。此译作全用四句五言来完成,其形式有以下几种:

1、符合格律,用旧韵。

有鹿踏红叶,深山独自游。呦呦鸣不止,此刻最悲秋

——猿丸大夫

2、符合格律,用新韵。如第66首:

山樱幽处见,彼此倍相亲。世上无知己,唯花知我心。

——前大僧正行尊

3、基本符合格律,但首句尾字或第三句尾字不用平声,且不入韵。

不闻流水声,瀑布久无源。水尽名难尽,至今天下传。

——藤原公任

万事应有定,蜉蝣羡久长。远观纤拉人,百感九回肠。

——源实朝

4、只押韵,不符合平仄格律。

暮色门前降,满田何朦胧。摇摇鸣稻叶,芦舍临秋风。

——源经信

5、重气象,不符合平仄律,也不避重字。

古都奈良城,今朝香正浓。八重樱烂漫,光照九重宫。

——伊势大辅

这些译诗的格式虽然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重意境、重诗味。因为,诗的意境和诗的味道才是诗的精髓,有了这些精髓,形式才退到次要地位。否则,如果抓不到精髓,形式的变革就毫无意义。从这些翻译的作品来看,它基本上符合“新古体诗”的外在要求,又能在诗境诗味上向传统诗词的经典看齐,这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同时,从这里还可以得出一个经验,就是“新古体诗”也不必完全追求“不符合格律”,只要做到不刻意追求就行。换句说,就是写出符合格律的作品也没什么不好。另外,如果是写八句的诗,中间用一联对仗也没什么不可,因为对仗是传统诗词美的一个方面,不必刻意去丢掉它。

   三、“新古体诗”应该作为格律诗和自由体的补充,“三足鼎立于诗坛”。“新古体诗”不是站在格律诗和自由体诗的对立面,来反对这两种成熟的诗体,而应该与它们联手,共筑一个繁荣的中国诗坛。这才是“第三条道路”的意义所在。那么,我们拿什么来树立“新古体诗”的形象呢?我想,首先应该推出经典作品。我在《诗国》2014年第7期上读到这样一首诗:

一场春雨后,日神颇悠闲。编个七彩竹提梁,拎起地球小花篮。

信步太空逍遥游,刚刚逛了小半圈。

——(黄淮《虹》)

我看,这首诗够得上是“新古体诗”的佳作。首先,在形式上它区别于严格的格律诗,也区别于当代自由体诗。它重诗味,有格律但不严格,句式整齐但未依旧体。其次,它注重诗意诗境的打造,具有一种天马行空的想象美。并且,这种想象没有受到“格律”的束缚。我曾拭图把它改成格律诗,但怎么也不如原诗的味道。第三,它较好地继承了传统诗词的优点。比如形象思维、语言凝练。另外,我还读到李增山先生的《新兵上岗》:“迢迢千里风尘路,汪汪一双渴望目。急问哨兵有多高,老兵上指白云处。”(《李增山诗词选》)也是一首符合新古体诗要求的佳作。我们研究“新古体诗”的人,应该多对这样的精品进行大力推介,多写一些点评或评论文章。还有一点,“新古体诗”应该走自己的路,打造自己的精品。尤其要对自己的形式有一个较清晰的界定,这并不十分难。不要把当代一些人写的古风、歌行体的诗都拿来充数,让人感觉是在“拉郎配”。因为古风和歌行体早已存在,不能算是“新古体诗”的范畴。

在“新古体诗”的发展战略上,应该广泛吸纳写格律诗的人和写自由体诗的人参与。同时,也要鼓励写“新古体诗”的人去尝试写格律诗和自由体诗。不要怕自己的作者群丢失,要鼓励他们“两栖”或者“三栖”,这样才能相互借鉴、相互促进,共同繁荣发展。无论走哪一条路,选择哪一种诗体,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复兴中国诗歌,繁荣中华诗坛。其实,我对“新古体诗”没有真正研究过,只是受丁国成老师的影响多读了一点,一知半解而已。所以,说不到点子上,请大家批评批正。


注释:
墨白
2017/4/1 12:46:43

刘老师的文章很好,让我开阔了眼界,知道还有这样一种诗体,对于那些勇于探索的人深感钦佩。

不良信息举报
左同明(高屋基人)
2016/12/8 7:38:22

拜读佳作!祝福安康!

不良信息举报
陈斯高
2016/12/7 19:43:07

思辨启人。

不良信息举报
王锐
2016/12/7 19:12:38

探索的路是人走出来的。向那些勇于探索的人学习。

不良信息举报
□阅读该作品的其他会员
冰心玉壶
兰舟催发
墨白
木棉岛主
走向慈祥
弘安居士
平台管理员
省三
左同明(高屋基人)
陈斯高
王锐
一路走来
章壮亮
平安是福【程玉根】
□阅读该作品还阅读了
□体裁相同的作品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